fbpx

不是人生太短,而是永恆太長

文 / 杜維德,《As You Go──去,啟動神聖相遇的每一刻》作者

我們想透過這篇文章告訴你的事

我們永遠無法知道究竟是明天先來到還是意外,在這麼有限的日子裡,你想好該怎麼活了嗎?
在你展閱本書之際,你不會期待看到更多悲傷和厄運的故事,但你會思考所讀到的見證,邀請你周圍的人跟你一樣做出一生最重要的抉擇:讓靈魂以何處為永恆歸宿。

一大早我就坐在聖地牙哥國際機場21號登機門前,透過玻璃帷幕,滿懷希望地看著即將載我回丹佛的聯合航空班機。我和妻子南(Nan)到卡爾斯巴德(Carlsbad)來探望姨媽,待了幾星期,妻子繼續留下參加幾個會議,我因另有要事需要先返家,只是被列在候機名單上的我不知能否搭上飛機而頗感憂心。

於是我拿出每日靈修書籍和日記,一個人靜靜地靈修和禱告。

突然間,在我後方約二十呎的門邊發出一聲巨響,在當今世界局勢下,我第一個浮現的念頭:發生槍擊案或爆炸事件嗎?但是聽起來又不像,比較像是某人從六呎高樓丟下一顆保齡球,聲響之大把我嚇了一跳。

我立刻回頭朝巨響的方向看,為了看清楚還站起身來,只見一位婦人面朝下倒在地板上,看起來像四十多歲、頂多五十出頭,因為之前剛抵候機室的時候,我曾瞄到她坐在那裡看書。

所以,到底發生什麼事?我驚恐地直覺絕非好事,甚至是可怕的事——我是對的。根據近處的目擊者告訴我,那位女士先猛烈抽搐一陣後才倒地,但不清楚是心臟病發作或中風。倒地之前,那女士在極度疼痛中還曾試圖起身,卻直接向前倒,頭撞到了鋪地毯的水泥地,發出巨響——原來那不是保齡球落地,而是她頭部直接撞到地上的聲音。

附近幾個人見狀,趕緊上前幫忙,有人喊說打911,候機室有位醫師撥開人群來到女士身邊,立刻把她翻身呈仰臥姿勢,檢查她的脈搏和呼吸,接著開始做CPR。她毫無反應,依我所見情況並不樂觀。

當這種事發生在你身上或你周遭時,你會覺得它轉眼間就結束,還是彷彿無限延長呢?對我而言,那天早上一切就像慢動作。我可以想像那位疼痛不已的女士試著站起身來,不料卻直接向前摔倒,面部撞向鋪著地毯的水泥地。惟有傳入我耳中的巨響不是慢動作,幾年後的現在,仍在我腦海迴盪不已。

言歸正傳,我覺得好像等了無限長的時間,醫護和急救人員才終於抵達現場。等待期間不同的人輪流為她做CPR,沒有間斷——可惜徒勞無功。終於等到救護車停在我們登機門外的飛機旁,救護人員趕忙從階梯奔上來。回想起來,從打電話到他們抵達可能只有十到十二分鐘,但真的似乎過了很久。

護理師迅速進行靜脈注射及其他處置,就是你在電視上看過無數次的急救過程。幾分鐘之後,他們用擔架將那女士送往醫院。雖然我站在約二十呎外的地方,但仍可看到她的臉色已發紫。

在你展閱本書之際,我的禱告和希望是,你不會期待看到更多悲傷和厄運的故事,但你會好好思考所讀到的見證、所得知的訊息,視為邀請你周圍的人的好機會——包括家人、朋友、同事和陌生人,跟你一樣做出一生最重要的抉擇:要讓靈魂以何處為永恆歸宿。

不是人生太短,而是永恆太長。

我希望這個小故事對你是個警鐘,就像對我一樣——人生要過得充實,也要以對待福音應有的熱心和迫切感,刻意地、堅持不懈地,把福音分享出去。

(摘錄自《As You Go──去,啟動神聖相遇的每一刻》〈引言〉,天恩出版)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歡迎分享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