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紫袍,獻上冠冕

文 / 夏超凡(聯合差傳團隊顧問)


在翻閱本書最後〈結語〉,作者朱利安‧立德司通所提的挑戰:「我們敢於放下這個世界的浮華,以致可以看見上帝國度的真榮耀嗎?」就直覺地浮現出啟示錄四章10至11節這段經文:

「那二十四位長老就俯伏在坐寶座的面前敬拜那活到永永遠遠的,又把他們的冠冕放在寶座前,說:我們的主,我們的上帝,你是配得榮耀、尊貴、權柄的;因為你創造了萬物,並且萬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創造而有的。」

作者以親身的領導經歷,鼓勵我們效法如同基督的庇護者領導的樣貌,是很貼合在華人或穆斯林等東方倫理背景的教會和機構學習的。這所謂的「庇護者領導」,可以換成大家所熟悉「家長式領導」,就很容易懂其中所談到恩典與效忠的模式。

這原本美好的相屬關係,卻可能在階層與自我榮耀的維護和捍衛中走了味。透過以保羅的舉例和耶穌基督的實踐,要恢復這庇護者領導在上帝裡面的美意。就是讓庇護者成為真正的庇護者,不是權力的集中者,是讓受庇護者得以發展成長,成為對上帝忠誠的新的庇護者。

真正的僕人領導,不一定是去為眾人掃廁所,好像耶穌的洗腳一樣。不要忘記,耶穌只做過一次這件事。耶穌在當聆聽時聆聽,當上帝給祂權柄時,祂就毫不客氣地教導祂的門徒。

僕人領導,在我們的文化中,更可以運用本書中庇護者領導概念,庇護者(家長)是上主的僕人,專心尋求主的心意,在羊群幼弱時、組織初起時,要勇敢為主引導羊群,指明主所要的方向;在羊群成長時,組織發展時,又如何參與協助成為推手,甚至放下紫袍,為他們成為門口的接待員。

《放下紫袍》所談的庇護者領導,幫助領導與被領導者,更懂得要專一成為上帝的僕人,等待上帝肯定的榮耀,不被眼下得著或失去的高台迷惑,只愛上與主同飲這杯的甘與苦。

許多專家說:領導,就是影響力。本書所談的領導,要影響的是生命;其中所談到的智慧,將使我們的領導得以自由。

願我們都甘於領導、勇於領導,更懂得放下領導。

我們不只放下紫袍,更時時將主所給的榮耀,再次還歸於主。

(摘錄自《放下紫袍》〈推薦序〉,台灣OM世界福音動員會出版)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歡迎分享

Your Order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