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耶穌拒絕屬世的領導模式

文 / 朱利安.立德司通,《放下紫袍》作者


耶穌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從屬世的領導模式與父神國度的權柄之間做出抉擇。其中一個最大的試探便是在祂的受洗之後──當時,聖靈彷彿鴿子降在耶穌身上,「從天上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太三17)這也就成就了詩篇第二篇的預言:受膏的彌賽亞(參考2節),在錫安為王的(參考6節),就是神的兒子,要得列國為業、地極為田產(參考8節)。這些應許言猶在耳,可是當耶穌進入曠野時,撒但用試探,強烈攻擊祂蒙神所賜的身分(參考太四1∼11)。撒但兩次想用陰險的詐術:「倘若你是神的兒子,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還有「倘若你是神的兒子,可以跳下去;因為經上記著說:『主要為你吩咐他的使者。』」撒但眼見這些試探無效,便轉用直接的攻擊:如果耶穌肯俯伏拜牠,牠就把世上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賜給耶穌。路加寫說,撒但把「天下的萬國」指給耶穌看,又要把「這一切權柄榮華」都給耶穌(參考路四5∼6)。

當耶穌受洗時,祂的天父就引用詩篇第二篇「要得到萬國」的應許;接下來,撒但也答應要賜萬國及萬國的榮華給耶穌。此刻,耶穌必須做一個明確的抉擇:祂願意順服天父而承繼萬國,以天父的方式運用天父的權柄,因而獲得天父的榮耀嗎?還是,祂要效忠於撒但、屈服於撒但,接受撒但的權柄來做工?耶穌毫不猶豫,也毫無錯誤地回覆:「撒但,退去吧!因為經上記著說:『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太四10)耶穌選擇了順服、謙卑和服事的路。在我們的生命中,最重要的決定也是:我們要臣服於誰?每個人都會效忠於某個權柄或理念,如果有人說:我誰的話都不聽!那其實是自欺欺人。事實上,我們如果驕傲地說:「我從不聽信任何人!」那我們所追求的就是:只高舉自己──而這正是撒但希望我們做的。

撒但希望耶穌向牠跪拜,這樣,耶穌就變成牠的隨從,藉此,就可以向耶穌施恩寵。這裡的希臘文跪拜proskunesis這字,按字面意思為「跪下吻手」,這個字常出現在七十士譯本──舊約聖經的希臘文譯本,幾乎都是指對上帝的敬拜。不過,在以斯帖記,它用來描述波斯宮廷中的習俗,例如,亞哈隨魯王的臣僕向那邪惡的哈曼跪拜、宣示效忠時,用的字就是proskunesis(參考斯三2)。

在以斯帖之後約一百五十年,這種跪拜習俗變得十分有爭議了。西元前328年,亞歷山大大帝揮兵要征服現今的阿富汗北部。有天晚上,他一如往常舉辦派對,與下屬喝酒狂歡。不過,這一次有點兒不同,亞歷山大要求出席的人逐一來向他敬酒,然後行這跪拜禮。亞歷山大早在兩年前,已經擊敗了大流士(Darius),拿下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也逐漸受波斯文化和習俗所影響。隨著越來越多的波斯人成為宮廷朝臣,他們也很自然地行跪拜親手禮,向新的統治者致臣服之意。現在,亞歷山大也要這群來自馬其頓的老兵,向他做同樣的事。

大家逐一起身,應要求向王行跪拜禮,直到卡利斯尼斯(Callisthenes,亞里斯多德的侄孫);他是一個護衛希臘文化和價值的歷史官。卡利斯尼斯無法苟同亞歷山大現在竟然採納波斯人的習俗。在希臘,這種跪拜禮只用於敬拜神明,若要希臘人對人跪拜,是個非常羞辱的行為。卡利斯尼斯拒絕向亞歷山大行使跪拜禮,這也終結了他們的關係。不久,在一樁失敗的暗殺事件中,卡利斯尼斯被指控為策動者,因而遭受斬首酷刑,亞歷山大與他老師亞里斯多德的友誼,也永難修復。而文化與權柄的觀點發生衝突可能帶來的危險,古今都不變。

如今,跪拜和吻手的禮儀在亞洲還很普遍。對土耳其孩童而言,那是個快樂的習俗,因為,恭敬親吻祖父母的手,就可以得到糖果或零用錢。可悲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的戰俘曾因拒絕對日軍行叩頭禮,而慘遭毒打。對日本人而言,拒絕跪拜禮,是一種傲慢不敬;但對英國人而言,這是太大的羞辱。我的看法是,不是某一種文化或世界觀比較優越,但對耶穌而言,向撒但跪拜,就表示臣服撒但的權柄,接受撒但的價值觀。

在詩篇第二篇,世上的君王都受到警告,要來服事上主,並且「親吻祂的腳,以免祂的怒氣發作」(參考詩二12)。自從耶穌拒絕撒但的誘惑,而持續忠於天父的旨意後,就蒙賜萬國,並萬國的榮華與權柄。現在,是萬國的君王必須做決定的時刻:是否要仗恃著自己的權柄,還是要藉著服事主、敬拜主,接受上主的統治?後者的決定,可以經歷到聖子的祝福;前者,只能承受主的怒氣。

(摘錄自《放下紫袍》〈第5章 耶穌與庇護〉,台灣OM世界福音動員會出版)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歡迎分享

Your Order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