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之心 —— 比爾‧強生(Bill Johnson)

文/比爾‧強生(伯特利使徒性治理團隊資深領袖)

不計代價想要被神更多充滿的飢渴之人,

對神做的任何事情都報以感恩。

 

  • 不熟悉的彰顯

我第一次去多倫多是1995年2月,那時復興已持續十三個月了,對於怎樣作神的運行的好管家,他們已經有一點心得了。看著他們謹慎導航一步步走在天父的作為之中,不至於落入因懼怕別人的想法而試圖掌控聖靈的陷阱,實在令我著迷。如果曾有一個團體把這件事做得很好,應該非約翰與凱洛和他們的領袖團隊莫屬。當時我看得目瞪口呆,到今天我仍感到驚奇,我不知道還有誰面對這挑戰時導航得更好的。


  記得在我去多倫多的路上,做了一個簡單的禱告:「神啊,如果祢要再次觸摸我,我從此不再改變主題。」1987年我參加溫約翰(John Wimber)的特會兩次,對我的生命影響很大,在神蹟奇事方面的突破於會後立即開始顯出來,其中許多是我從未見過的「爆發」。我愛極了神所做的事,可我不知道如何維持它,並不是因為我懼怕人,也不是不願意「因神而彎下腰」(bend with God),我只是不知道該做什麼。當時我不知道,神點燃祭壇上的火——但讓它燃燒不熄的是祭司。


  我求神再次觸摸我,這次為了維持靈火持續燃燒,無論需要做什麼我都願意。「從此不再改變主題」的意思就是,我決不在祂做的事情上增添我們要做的事。我會把自己單單投入於祂的澆灌之中。


  在多倫多的那個禮拜,我看到周圍許多人發生的變化,但我自己並無任何戲劇化的經歷,不過,我仍深刻地受到衝擊,其結果,我將自己全部投入這運動。


  返國後,這美好的聖靈澆灌也臨到我們中間,我們從此不再一樣。

  • 令人起反感

神的運行必定包含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和引起反感的部分,祂運行的方式似乎就是這樣。這次飽受批評的是蒙福者無不大笑(充滿喜樂),跟1900年代初領受方言者所受到的抨擊差不多。同意走上這旅程幫助我明白一件事:喜樂之於得救,就像眼淚之於悔改。這令人起反感的部分突然變成一件合乎邏輯的事。


  我,還有家父、弟弟、和妹夫一同去位於中西部的護理之家探望高齡九十七的祖母。她想知道神在我們中間動工的情形,所以我就告訴她,她聽得很興奮,因為她是全心全意喜愛神的運行。當我講到其中「喜笑」的部分時,她突然以非常認真的表情直視我的眼睛,說:「你知道那是出於神的,對吧?」我笑著對她說,對,我知道。她就鬆了一口氣,她是想確認我沒有因為那會令人起反感就排斥它。

  • 二十年回顧

在二十週年慶祝大會上,我們能夠清楚看到過去二十年來所發生的事,許多報導湧入,令人目瞪口呆,數以萬計的教會被建立,好幾百萬人歸向基督。許多宣教士被差往世上最黑暗的地方。神蹟奇事成了常態,因為神的百姓接受更好的裝備可以用行神蹟的大能展現福音。此復興招致最多批評的事情,反而結出最明顯的果子,無數的失喪靈魂得救。惟有神能使傷心人轉為喜笑而信靠耶穌,惟有神使屬靈領袖們終於毫無羞愧地為自己領受這澆灌。更棒的是看到蒙福後的他們,轉而被神用來祝福別人,讓神藉由他們行神蹟奇事。這確實是神的作為,神所做的多麼美好。


  去過多倫多兩趟以後,我與貝妮才跟約翰與凱洛及他們美好的團隊結成好友。以後他們也多次來雷汀市拜訪我們教會,我也有幸在他們的一些特會擔任講員。我想我沒有一次不趁著站講台的機會表達重返這艘「航空母艦」的感謝,我總是先略帶幽默地感謝一番,然後才傳講信息。也因為擔任講員之一,所以有特別的榮幸在無數聚會上跟約翰與凱洛一起坐在第一排的位子,我沒有一次不因此而強烈渴望要更像耶穌,因為我親眼看到他們總是稱頌神在聚會中做的每一件小事。像他們這樣見多識廣的人,如何還能對神在他們中間所做的一切常保赤子之心,到今天對我仍是一個奧祕,但他們的感恩之心也感染了我。


  我在想是不是一顆赤子之心,就是像他們這樣嫻熟地保有的赤子之心,正是神託付給他們這麼多的原因。他們真的作了神的運行的好管家,我沒有看過、在教會歷史上也沒讀過像他們做得這麼好的。我相信神必使用這本書點燃無數信徒的心火,再次飢渴要神,願意付任何代價,只求神再次成就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一切都是為了祂的榮耀。

* 本文摘自天恩出版《榮耀海嘯——擁抱下一波聖靈澆灌》,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