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所有的噩夢都不是噩夢?

  神說一次、兩次,世人卻不理會。人躺在床上沉睡的時候,神就用夢和夜間的異象,開通他們的耳朵,將當受的教訓印在他們心上,好叫人不從自己的謀算,不行驕傲的事,攔阻人不陷於坑裡,不死在刀下⋯⋯神兩次、三次向人行這一切的事,為要從深坑救回人的靈魂,使他被光照耀,與活人一樣。

(約伯記三十三章14∼18、29∼30節)


  有時,神會一再警告我有些事情具有危險性,但是我有點叛逆,不相信祂。我想,我沒問題。我認為自己實際上能冒險,而且不會受傷。所以,即使神一直告訴我:「嘿,不要花太多時間和這個人在一起!這條路會把你引向你不想去的地方。」但是不知怎地,在我的驕傲和自私中,我認為我知道的比神更多,而且我也許能處理好這一次的事。

     神除了在白天給我許多口頭警告外,還會在晚上透過我的夢給我圖像作為警告。夢對我來說是更難忽視、逃避或否認的─尤其是緊張的夢,比如噩夢。神能藉著噩夢說話嗎?祂當然可以。神會給我同樣的信息:「嘿,有危險。小心。」但不同的是,在夢中我能親身體驗。我不會只是聽到祂說:「在這條路上再走下去就會帶來麻煩和痛苦。」相反,我會夢見這一切。事實上,我在夢中正在走那條路─或是在我的情況裡,那是一條河。


湍流的恐怖


  在我的夢中,我正被迅速地帶往一條湍急的河流。我不是在木筏上;我孤身一人,在激流中被拋來拋去。我完全失去了控制,對此無能為力。這很可怕、很危險,我嚇壞了。我的心跳劇烈;我的手在顫抖,我知道後果會非常糟糕。


  我醒來了。神說:「看吧,告訴過妳了。」我顯然很心煩意
亂,祂平靜地解釋道:「好吧,如果妳在醒著的時候好好聽我前十次對妳的警告,我晚上就用不著在妳的心裡對妳尖叫這件事了。」我知道了。


  正如我們所看到的,夢是我們生活的圖像。我們可以感覺到它們。我們分不清夢境和現實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情的不同,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有時候醒來時會手心冒汗,心跳加速。我們的身體知道,我們真的在夢中經歷那樣的體驗。


  我們的肉體不僅受到夢的影響;我們的情感也完全投入其中。神甚至可以在我們的夜間異象中快轉,讓我們先體驗我們正在考慮選擇的道路的未來後果。祂這樣做是對我們的祝福,幫助我們可以極其明瞭祂所要傳遞的信息,這樣我們就不會錯過祂的旨意,也不會不順服。祂想讓我們走上祂最好的道路,並堅持走在其中,跟隨祂完美的計畫。


  圖像能喚起情感,情感驅使我們行動。體驗情感是夢的特別的益處,我們應該留意我們在夢中的感受。夢的誇大是要引起我們的注意。如果我們忽視夢要給我們的資訊,它們也會重新出現。


放大與誇大

  神看待事物的方式與我們不同,如果我們看待生活的方式沒有對齊神的看法,我們就應該重新評估我們看待事物的角度。這就是夢會給我們的幫助:透過祂的眼睛,以祂的方式,去看一個人、一種情況或一個問題。

  例如,也許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有一個人讓我們感到沮喪。我們只是有點心煩意亂,有點不耐煩,或是對他們有點不高興。然後,我們睡著了,夢見我們正在打那個人!我們朝他大吼大叫,還打他。當我們醒來時,發現原來這些事不是突然發生在現實生活中時,我們會感到如釋重負。哇,這是怎麼來的?我們應該為自己有那麼多明顯被壓抑的敵意感覺到有罪惡感嗎?


  不是的。夢,就如同聖靈本身,是啟示而不是定罪。正如我們所提到的,夢放大了行為、誇大了感覺,這樣我們才不會繼續忽視它們。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可能會忽視小小的不滿,認為這樣子的感受不重要,但是忽視並不會讓它消失。


  透過我們的夢,神會要求我們去解決心裡這些「較小的」挫折或不耐煩的問題。我們可以認為這些態度是無關緊要的,但是,實際上,因為這些態度與聖靈的果子─喜樂、忍耐、節制─相反,所以這些態度一點都不會不重要。

更多專題文 >> 請點【我也想聽你說】

* 本文摘自天恩出版譯夢時代》,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