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阿嬤畫人生

 
文/周蘭惠
 

被愛拾回

 
  打開珍珠家園的網頁,有一段出自以賽亞書六十二章6節的經文:「妳必不再稱為『撇棄的』,妳卻要稱為『我喜悅的』。」無疑地,荷蘭內地會的宣教士阿真(林迪真,Tera Van Twillert),對一群被撇棄的婦女有著特別的負擔。她看到隱藏在這群性工作者身後,有著不為人知的孤獨、哀愁與痛苦。這群過去或仍在萬華地區茶室從事性工作的婦女,年紀大多超過60,有些甚至是70以上。
 
  據了解,在萬華地區從事性工作的婦女們幾乎都背負著債務,有的是父母留下的,有的是情夫用她們的名字貸款,且多是向地下錢莊借錢。面對高利息的壓力,還不起時的凌辱與毒打,可想而知其中的無奈與辛酸。
 
  也有不少離婚或單親媽媽,限於自身條件不足,想要讓子女能夠接受好的教育,期盼下一代有更好的人生,為了負擔沉重的學費與補習費而下海。同時為了避免家人心靈受到衝擊,就對家人及子女隱瞞自己的工作。在忙著賺錢還債、養家下,往往疏忽管教,導致有些孩子染上吸毒、賭博等的惡習。母親在自責的心態中將這些看成是自造的罪孽,就更賣力賺錢供應孩子在金錢上的需要。
 
  在此惡性循環下,婦女們身心俱疲,年老色衰,沒有支援,流落街頭……。如同流浪貓,被阿真與同工們從街頭巷尾一個一個拾回。
 
  從2008年開始,「珍珠家園婦女中心」透過郊遊、英文班、中文識字班、藝術課程、健康講座、一對一關懷……等活動,讓她們有機會聽見福音,並認識基督的救恩,並與上帝恢復愛的關係。這群被愛拾回,也拾回愛的婦人,就是「珍珠阿嬤」!
 

會畫畫真好

 
  在一個豔陽高照的午後,下了龍山寺捷運站,終於找到了武昌街。查詢地址時,在巷頭看到了一位身穿短黃洋裝,化著濃妝,戴著長假睫毛的中年婦人,翹著腿坐在一個長板凳上。腦筋一閃,莫非這就是傳說中出來站壁的茶室小姐?這次來到珍珠家園是透過同工趙歆怡的邀請,要給阿嬤們上一個藝術工作坊。在還沒正式與她們見面前,黃衣女士給了一個鮮明示範,這大概就是珍珠阿嬤的前身模樣吧。
 
  到了上課的教室,按照計畫,要為她們介紹一些藝術家的作品,引導大家作畫。從這些阿嬤的臉上,看到一股童真。她們拿著蠟筆認真地塗著,有一位還說:「老師啊,會畫畫真好!」走過歲月,洗盡鉛華,每一位阿嬤都代表著一則故事,可以在此時轉成孩童的樣式,未嘗不是一種幸福。畫吧!請盡情地揮灑!
 
  為了方便,決定使用最簡單的畫材─蠟筆。有位阿嬤畫了舞龍的場景,無論在筆觸、線條、色彩與技巧上都令人驚豔。她的畫使我聯想到曾經聲名大噪的臺灣素人畫家洪通。她說,這是兒時的記憶,就隨手畫了出來!舞龍阿嬤所描繪的人物線條流暢,看似簡單,結構卻傳透著樸拙而不失細膩的表達。人物只用單純的線條,上面被舉起的龍身卻毫不含糊;她巧妙地將現學的刮畫技巧融入其中,如此一來,在色彩上平衡了下面三人一組的視覺重量。尤其是對龍頭的描繪,就那麼幾下轉筆,形象又寫意,真是精彩!
 
  跟同工推薦,可以用她的作品來做文創產品。同工告知這位舞龍阿嬤是位街友,沒有固定的住所。雖然如此,仍然建議可以提供畫材,請她來珍珠家園繪畫創作。
 
  另外,有位阿嬤年輕時住過紐約,為了證明所說屬實,還特別跟我嘮了好些英語,真是可愛。同工告訴我,這些阿嬤已是經過「薰陶調教」,如今才能在上課時享受過程。也是,謝謝阿嬤們的捧場,沒有在講解PPT時打瞌睡!阿嬤們雖然在人生的路上飽歷風霜,存留下來的生命仍是潛力無限,說白了,各個只是「欠栽培」!
 
  當天是星期五,下午的繪畫工坊原本是阿嬤們做手工的時段,其中包括十字繡、實用杯墊、布娃娃、毛巾架、枕頭、五色珠……等各式各樣手工品。為了鼓勵阿嬤們來上手工課學習一技之長,改善經濟,珍珠家園特別提供了便當與紅包,每個人在吃完便當後,被一一唱名,拿到屬於自己的紅包袋,想必很開心!吃飽喝足,開始了唱詩時間。阿嬤們大聲地唱著歌仔戲曲調的詩歌,我也跟著,很快便朗朗上口。原來詩歌可以這樣唱,真是讓人大開耳界。
 

乾淨明亮之處

 
  無論是誰,在生命中都需要一處乾淨明亮的地方。感謝珍珠家園的阿真宣教士與同工團隊的付出與擺上,就如同德雷莎修女視窮人為「陛下」,珍珠家園對這群在社會偏僻角落,看起來不太光鮮,遭人冷落、漠視的「窮人陛下」,提供了一處敞亮之所,給予了尊嚴與善待。
 
  基督教論壇報曾如此報導:「許多從事性工作的婦女在能拿錢回去供應給父母及家裡時,會感到有價值;但接客人到房間時,覺得自己很沒有價值。珍珠家園希望幫助這些婦女,能重新用『上帝的眼光來看自己』,知道自己在上帝眼中是何等寶貴。
 
  這項關懷事工需要很大的委身。也許面對人生的大哉問時,沒有很好的答案,但當社會對她們投以鄙視的眼光時,感謝珍珠家園挺身而起,以基督的愛愛她們。
 
  是的,至少有一處敞亮的地方,使她們仍然珍惜生命,繼續有勇氣面對人生四季,陪伴著她們放鬆安穩、高聲歌唱!
 
  歲月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容顏,但不知道是否可以抹去一個人的記憶?當我看到珍珠阿嬤樸素的臉龐,很難與那抹上無奈脂粉、穿戴不堪過去的茶室小姐連結。在社會的金字塔裡,她們都是在底層,為生活打拼的「歹命人」。但在現在式的日子中,不管有沒有家與家人,她們仍是認命與堅韌地活著!
 
  看到珍珠阿嬤們像孩童一般拿著彩筆開心地畫著、說著、笑著、唱著……讓人感動。在這感動的背後,是有一群人學習耶穌的樣式,以溫暖關愛來餵養阿嬤們的心靈,用尊重對待來撫慰阿嬤們飽經風霜的皺紋。
 
  縱使匆匆過客如我,仍然可以感受到她們好奇與好學的生活態度。在人群中,也許她們不是屬於「體面的」,在神看來卻是祂眼中的瞳仁,在歲月悠悠後更顯可愛!
 
  十分感恩有這麼難得互動的機會,就像兒童主日學老師教的那首詩歌:「金和銀我都沒有,只把我所有的給你……」雖稱不上是「雪中送炭」,但我知道這是一件「做對」的事!能夠用自己的專長帶給他人快樂,就是一件有價值的美事!
願珍珠阿嬤透過彩筆,畫出她們心中的話,在人生的四季中,多增添些絢麗的回憶!
 
更多認識「珍珠家園婦女中心」,請上網站https://pearlfamilygarden.weebly.com/
 
本文摘自《2019神國雜誌第58期》, 歡迎廣為轉發分享。
 
本文取材自《神國》季刊。該雜誌為「神國資源為基督協會」之代表性刊物,強調以前瞻力、突破力、挑戰力、感動力、知識力、行動力兼具的内容與風格,召喚讀者以信仰視角,關注人才、外展、文化、關係與社區議題。
該協會每年在美國賓州、臺灣舉辦「文化實務營」。索閱《神國》雜誌及報名營會,請上網
www.e-krc.org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