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配偶的米開朗基羅和大衛

文/顏宏惠(真愛家庭協會婚姻事工負責人)

讓「大衛」破石而出

  在真愛夫妻營中,我們從第一堂課開始,就一直重複一句話:「婚姻是一生的學習,夫妻是一世的珍惜。」

        的確,婚姻是人生中最具挑戰的旅程。因著配偶的肯定、欣賞、鼓勵和提醒,而願意兩人一起學習、改變、成長和成熟。
        而夫妻這樣的親密關係,也是人生中最難得的機會,讓彼此相愛成為一種能力,滿足所有的需求,醫治所有的創傷,並且因著滋養、療癒彼此,而更懂得愛,更珍惜愛。
        這一句話,帶來許許多多夫妻的生命和婚姻關係的改變,這些經歷讓我想起一位大師―米開朗基羅。
        這位文藝復興時期最傑出的雕塑家、畫家和建築師,其雕刻作品「大衛像」,流芳千古,舉世驚歎。
 曾經有人上門請教米開朗基羅:「大師,為甚麼您雕刻的大衛像那麼美?」
        「其實我沒有雕刻它。我只是把不屬於大衛的那些雜質去掉,他早就在那塊石頭裡面。」
        米開朗基羅將雕刻過程詮釋為:從一塊高達 17呎,在大教堂後院沉睡了40年的石頭中,清除束縛,釋放出原本隱藏其中的完美主角。


作彼此的「好石頭」
    
  這可以聯想到婚姻關係。專家研究發現:夫妻越能肯定、支持彼此的理想,就越能看見彼此的優點、長處,如同能看見對方內裡潛藏的「大衛」一樣。
        更進一步,如果對方擁有和自己相近的理想、特質和價值觀,當自己朝向理想出發時,會欣然發現夫妻同心同行。這時,彼此的肯定、支持,會倍加雙方向前邁進的動力,夫妻的親密關係滿意度越來越高,婚姻也更加幸福快樂。
        這樣,夫妻就像是彼此的「米開朗基羅」,在人生旅程的食衣住行和柴米油鹽裡,不知不覺地「雕、刻、塑」彼此,相互影響、相互改變。幫對方把生命中的豐富、美麗和潛力發掘出來,讓彼此成為最理想的自己。
        這個過程,就稱做「米開朗基羅現象」(Michelangelo Phenomenon)。
   一塊挑選過的原石,經過去蕪存菁,完美的大衛就可以走出來,這是當年米開朗基羅的功夫。反觀處在不同婚姻歷程的夫妻就困難多多,不同時段有不同的挑戰和不同的任務,加上如果石頭的品質塊塊不一樣,「米開朗基羅」們要如何雕刻出大衛?所以,夫妻也要用心努力,成為彼此的「好石頭」。

真實我→應該我→理想我

  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希根斯(Edward T. Higgins)曾提出「自我差距理論」,主張每個人心中有三種不同的「自我」進程:「真實我」(actual self)、「應該我」(ought self)和「理想我」(ideal self)。


        這個理論,讓「石頭」們可以稍稍減緩力不從心的焦慮。


「真實我」:我現在的樣子。
「應該我」:我認為自己有責任或義務成為的樣子。(或是:我覺得別人希望我成為的樣子。)
「理想我」:我想真正變成,卻還沒有變成的樣子。(也可以說是上帝當初照著祂的形像、樣式所造的樣子。)


        每個人現在的狀態,都是不同的「真實我」。每個人的標竿,也都是期望通過「應該我」進入「理想我」的境界。只是大多數人都在「真實我」和「應該我」之間擺盪,極少有人達至「理想我」。


        不同婚姻歷程的夫妻,會有個別不同的「真實我」、「應該我」和「理想我」。而且每個人都會有動機,想要達到更上一層的樣子(大多數是由「真實我」奮力攀向「應該我」),若達不到就會有心理差距。差距越大,受到負面情緒的困擾越嚴重。偏偏這些內心的不舒服、憂鬱和焦慮,又會讓自己的表現更難達到期望中的水準。這時候,該是「米開朗基羅」們上場的良機。


        想到這裡,心中湧起無限感觸:「能夠成為今天的我 (成形的「大衛」),都是因為這些年來身旁有我的『米開朗基羅』!」

從起司蛋糕到夫妻營

分享三個親身經歷的受雕琢故事。
例一:新婚一個月
‧「真實我」:常用負面眼光看世界。
‧「應該我」:調整成正面心態。
‧「米開朗基羅」:妻子。
        常在早晨起床後歎氣:「唉,早起的蟲兒被鳥吃。」
        有次被內人淑婉聽見,她馬上糾正:「No,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一天,淑婉盛裝去參加中學同學會,知道我愛吃 cheesecake,特別帶一塊回來。
        「快來吃!這是你的最愛!」
        她一面看我吃,一面問:「好吃嗎?」
        「好吃是好吃,但是太小了。」
        她馬上糾正:「好吃就是好吃,沒有『但是』!」
例二:婚後六個月
‧「真實我」:整天努力工作,週末也加班賺錢。壓力大,每晚和妻子吵架。
‧「應該我」:好好經營親密關係。
‧「米開朗基羅」:岳父代班。
        一次在回岳父母家的路上,我們在公車上不知怎的又吵起來,一直吵到大門口。進門後,淑婉跑去廚房和媽媽、姊姊會合,馬上有說有笑,我一個人板著臉坐在客廳角落。岳父出來打招呼,在我對面坐下。他看我表情生硬,轉身先望一下厨房,確定沒人會注意客廳的動靜。於是,朝我招手,示意坐到他旁邊去。
        老岳父看著我,淡定地說:「咱們是讀書人,不要跟她們計較。要忍耐!我都忍耐40年了!」
        往後每當和淑婉拌嘴,就會想起老岳父語重心長的叮嚀:「咱們是讀書人……」,從此大體上相安無事,不再斤斤計較。
例三:婚齡20年
‧「真實我」:「我愛妳!」三個字,一直說不出口
‧「應該我」:學習愛的語言。
‧「米開朗基羅」:妻子。未經商量,逕自幫我倆報名夫妻營。
        既然被岳父認同是讀書人,每個月我都從書店找來二本婚姻叢書。心想開卷有益,每週末埋頭研究,相信幸福美滿就在轉角。終究,盡信書不如無書。經近20年「寒窗苦讀」,連最簡單的三個字「我愛妳!」都還說不出口。
        直到有個長週末,被逼去參加夫妻營,從其他夫妻身上,似乎看到自己的影子,原來不只是我有困難。再左看看、右瞧瞧,有幾對夫妻,很輕鬆自在地拉著手說話,有樣學樣,我牽起淑婉雙手,專注對看。天啊,結婚20年後的第一次,好不容易結結巴巴的從嘴角擠出:「我愛妳!」三個字。這誠然是我在婚姻路上最最大的突破!

為了愛,成為更好的自己

  親愛的讀者夫妻們,除了牢記「婚姻是一生的學習,夫妻是一世的珍惜」之外,更要繼續努力肯定、支持彼此,手牽手造就一對對親密關係中的「米開朗基羅和大衛」!

 
        為了愛,成為更好的自己!彼此共勉!
本文摘自《2020真愛家庭雜誌第112期》,歡迎轉發分享。
本文取材自《真愛家庭》雙月刊該雜誌為「國際真愛家庭協會」之代表性刊物以陪伴全球華人「將心歸家享最愛,守住真愛守住家」為宗旨提供全人性全程性全面性的專業服務
該雜誌2001年創刊迄今所有内容及該協會所有課程教材及服務請上網查詢www.familykeepers.org
#真愛雜誌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