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領受聖靈的預備之地

 

—— 就連耶穌都不能在沒有聖靈恩膏的情況下服事。

 
文/約翰與凱洛 ‧ 亞諾特(多倫多復興浪潮領導者、Catch the Fire教會創立牧師、《擁抱七十個七次》作者)

 

  我想給你一個挑戰,你讀這章時不要只接收訊息,要讓本章主題「恩膏」從你頭頂澆下直流到腳趾。我到底在說什麼,你可以求聖靈指示你,現在就禱告:「聖靈,請祢來。不要讓我只是把這一章讀過去而已,求祢使我在這一章遇見祢,聖靈啊,膏抹我!」

 

服事者的表裡一致

沒有聖靈的恩膏,那就只是在肉體中(憑血氣)事奉而已,我們不會想要停在那裡。有時我們很羨慕滿有恩膏的牧者和領袖,但若那服事者的品格似乎與恩膏不符,表裡不一,你會覺得如何呢?當然沒有人十全十美,並且我們是靠恩典和赦免而活著,但是也不可以為有恩典就可以放縱而表裡不一。服事者的品格必須不斷成長,與事奉所倚靠的聖靈相符。因為我們尋求復興,作為服事者,需要致力於品格,我們要在品格和恩膏兩方面都效法耶穌。


  在恩膏之下服事滿令人興奮的,有可能極度興奮,確實如此,而且真的比什麼都更有趣。但是,當你服事產生一些果效而吸引注意力,有可能使你把重心移往頭腦,令你想到你的傷痕、你的不安全感,一個不留神,你的服事就變成以你為重,看你多有恩賜才幹,而不是看神也不再以神為中心。我們很容易落入「看我,注意我」的陷阱,可以說是我們的驕傲吧——江河因此阻塞而不再流動。那是血氣,不是聖靈。


  但是謙卑的心——認定沒有神,我就什麼也不能做——可使你的靈保持向神敞開,隨時領受祂的澆灌。我想這就是為什麼神樂意見我們倒在地上,當你在眾人面前大笑又顫抖不止,你真的驕傲不起來。

尊榮恩膏

復興還有一個很關鍵的部分,就是尊榮我們周圍真正有恩膏的人,尤其是有恩膏的領袖。尊榮來自那謙卑之地。


  在馬可福音六章4節,耶穌說:「大凡先知,除了本地、親屬、本家之外,沒有不被人尊敬的。」不尊敬有什麼結果?請注意了,結果就是「耶穌就在那裡不得行什麼異能,不過按手在幾個病人身上,治好他們。祂也詫異他們不信」(馬可福音六章5~6節)因為他們不尊榮祂和祂的恩膏,祂在那裡「不得行什麼異能」。


  哇,這可嚴重了。有多少次我們因為神似乎不在我們中間行大能的事而挫折失望?我們希望看到神蹟、醫治、死人復活,卻沒有看到。我們期待復興突破,卻事與願違。或者可能在這裡那裡有一點突破——有些大笑、有些眼淚,可能有傷風感冒被治好,水淺淺的而已,似乎不見深水的江河流動。


  有可能是誰不尊榮另一位領袖,會不會就是你?我曾犯過這個錯誤,從前我老嘀咕抱怨我的牧師和領袖們。


  有沒有聽過「親不敬,熟生蔑」這句話?就是當我們跟某人太熟了,或至少我們自認跟對方非常熟,就會覺得那人很平常,甚至容易產生輕視。但其實我們自以為的熟悉,是在血氣中,不是在聖靈裡。當我們與人同行一段很長的時間,好像把那人的背景都摸透了,所以我們就決定那人不值得尊敬。但是,當「滿有恩膏」的講員從外地來到本地,好比說比爾‧強生、柯蘭迪,或海蒂‧貝克,我們卻很容易尊榮他們,因為我們其實並不清楚他們有任何缺點或弱點。但是那在比爾‧強生,或柯蘭迪,或海蒂,或約翰與凱洛裡面常住並動工的聖靈,跟在你周圍的領袖裡面常住並動工的靈是同一位。如果你能尊榮比爾或柯蘭迪身上帶的恩膏,那麼你也能尊榮你周圍的領袖的恩膏。



為輕蔑而悔改
 
我們需要為曾經看輕牧師和領袖而悔改,「她/他為什麼不多學學人家凱薩琳‧庫爾曼/比爾‧強生等神僕?他以為他是誰啊?開那種車/住那種房子/那樣子度假?我就是沒辦法從做/說這些事的人那裡有任何領受!」有多少次因為批評抱怨那擁有我們所需恩膏之人,沒有尊榮他們,以致我們錯失了恩膏的分賜?
 
還有一種人我們常常沒給尊榮,就是我們自己。我們對自己說這樣的話:「我知道我曾經受聖靈的洗,那些事我都懂,但是我絕對不可能做到凱洛‧亞諾特或海蒂‧貝克那樣的程度,我絕對不可能看見醫治的。」、「我絕對不可能去讀神學院/聖經學校。」、「我年紀太大了,或我年紀太小。」我們找各種藉口,我們說自己不夠資格。儘管我們知道別人也有缺點,但我們對自己有幾兩重也是心知肚明,所以我們想說,神應該不可能像「那樣」使用我的。
 
你將你自己的恩膏削減到極弱嗎?你是否因為不尊榮那住在你裡面又臨到你身上的聖靈,以致錯失掉神想要在你裡面並藉著你做的事?何不現在就悔改?求神赦免你,祂早就準備要在你裡面並藉著你動工,但你必須尊榮你自己的恩膏,並下定決心接受必須的裝備和訓練,向著標竿直跑!

* 本文摘自天恩出版《榮耀海嘯——擁抱下一波聖靈澆灌》,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