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光看向哪裡,決定你走到哪裡

 

六年前的此刻,我歷經半年內送走三位至親的巨慟。或許是靠著以前新聞工作的鍛鍊,表面上我很快地恢復正常。以前坐主播台,我必須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緒,水銀燈一亮,導播喊三、 二、一,馬上就得端出專業的笑容播起新聞,長期訓練下來讓我學會了不管喜怒哀樂都要先把自己的心情藏起來,展現最正常美好的一面。最厲害的,是就算感冒鼻涕直流,但只要導播開始數秒,我的鼻涕立刻可以停住,等到播完稿頭後才繼續擤鼻涕,想想實在覺得不可思議。

家人一一離世以後,整整有三個月的時間我完全記不起保險箱的密碼,無論怎樣努力都想不起來,好多年後我才領悟到,一個人儘管表面正常、笑容專業,但是內心可能還是帶著很深的傷痛,那不是外表看得出來,也不是你穿了什麼顏色的衣服、微笑角度多少所能表達。還好我的信仰裡,有種類似「傷痛治療」的禱告方式,透過這個過程,我可以把所有的心情跟那位愛我的神傾訴――我狠狠地哭、痛快地罵、也好好地認罪,一層層像洋蔥一樣,找到自己的感受,完全徹底地釋放,最終明白不管經歷多少磨難,神的愛還是源源不絕地澆灌我,許多親朋好友持續關心著我與我們全家。

我深信因為神源源不絕給我的愛,讓我能用不一樣的態度看待事情;我也深信生老病死就像春夏秋冬一樣,沒有人可以避免,怎麼回應問題完全取決於你的眼光。我的行事曆上,每天的第一條都是「戴上耶穌的眼鏡」﹕你可以只顧低頭看自己的苦難,越想越覺得困難、越想越覺得痛苦、越想越覺得自己可憐;你也可以戴上「耶穌牌眼鏡」,抬頭仰望美麗的天空、仰望未來,最重要的是仰望那位永遠愛你的神,相信祂必會帶領你的人生,那麼結果會完完全全不同

過去三年透過我的書、見證、分享……我聽到了很多傷心的故事,但我也總在每個故事的背後,看到神「化了妝的祝福」。曾有位先知型的牧師為我禱告時,說他看見我走在一條大路上,走著走著,眼看已經要走進死巷,再也沒有路能夠讓我繼續前進了,但是當我靠近仔細一看,才發現居然是一條往上直通的大道,又直、又平、又長。

回首這幾年來我所歷經的傷痛,卻在傷痛裡更堅定對神的信心,最後竟然可以體貼別人的需要,成為別人的祝福,真的是不可思議。眼光看向哪裡,決定你走到哪裡,儘管歷經傷心痛苦,但我深信神所要賜的是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如果我們把眼光放在正確的地方,就會發現死巷不再是死巷,而是一條充滿希望的大道,通往人生下一階段的方向。

愛的存款

在兒子的身上,我總是在幾乎沒有什麼希望中得到很多的盼望。我想最大的關鍵就是,如同我之前寫的理財書一樣:過去的績效不代表未來的獲利,你能做的就是定期定額、持續不斷地投資下去。」

我的兒子從小爬得比別人慢、說話比別人晚,學業之路也跌跌撞撞的。記得他七、八個月的時候,我帶他出去跟同齡的小朋友玩耍,俗話說「七坐八爬」,但眼見別的孩子已經滿地亂滾、亂翻、亂爬,我家弟弟不知是否因為太健康、太胖,你得推他屁股一下他才會爬一步,就這樣一推一爬,人家都已經不知道爬了幾圈回來,他還在原地打轉。他開口的時間也比別人晚,別的孩子都已經會說不少話和單字了,他依然嚴守「沉默是金」的原則,讓我擔心了好一陣子。學業之路就更不用講了︰家裡有一個史丹佛博士的爸爸、一個賓州大學讀三年就畢業的哥哥,還有念雙語部,可是默寫古文也可以考一百分的姊姊……我當然對弟弟也抱著很大的期待,但後來發現就連要求他功課要帶回家,講了三年、四年也做不到。我知道對孩子一定要用愛澆灌,我也非常努力地試著用愛澆灌,但請原諒我是血肉之軀,我真的曾經在發現他三、四年級了還是忘記帶功課回家時,氣得把整個書包倒在地上,然後還拿「愛的小手」往他小屁股上揮兩下。

別人總是告訴我說男孩子發育得比較慢,我也老是拿這個話安慰自己,可是當我看到與他同齡的男孩明明就發育得很好、學習成就也很棒、比賽也很厲害,心底小小的OS還是一直不斷冒出來。我承認我經常擔心,但是我從來都不曾洩氣,就好像《沒經驗,是你最大優勢》那本書裡我的信念:放棄,從來不是我的人生選項。總是告訴自己,只要給孩子足夠愛的存款,時間久了一定會開花結果

(摘錄自看見百分之一的希望,〈前言〉 ,商周出版社)

 

相關文章

學習欣賞孩子

除了接納孩子的獨特性,家長還要睜大眼睛,時刻關注並觀察孩子的特性,讓子女從小就知道,父母是如何欣賞他的。首先,你可以告訴孩子他的名字的緣由。許多父母為孩子命名大費周章,不只參考許多相關的書籍,還要與姓氏相配,既要好聽、又要有意義。

閱讀更多 →

學習同理心

讓子女知道,每個人都會有鬧情緒的時候,所以與人交談時,要注意別人說話時的用語、聲調和肢體語言,以辨認別人的情緒。

閱讀更多 →

老爹,在考驗我嗎?為什麼我經歷這一切呢?

雖然沒有人會喜歡考驗,然而考驗卻能幫助我們發現:原來祂就是你的上帝,你就是祂的孩子,祂是那麼樣的愛你,祂時刻在眷顧你,祂要扶持你走完你的一生

閱讀更多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