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在地上實現上帝國度的領導學

文 / 朱利安.立德司通,《放下紫袍》作者


健全、捨己的領導模式,是任何組織或運動能夠成功的唯一最重要因素。當一些項目遭遇失敗時,領導最常做的,就是怪罪跟隨者。上司責怪下屬工作績效不彰,卻看不見自己無能提供有凝聚力的策略、鼓舞人心的工作氛圍。牧者抱怨:教會不增長,因為會友冷漠、懶散或不愛禱告;卻不理解:如何清楚地傳達和訓練,使會友能全心全意地投入。這正是牧者的責任啊!

許多年來,我一直深切地關心一個問題:由於差勁的領導模式,使福音在世界最少觸及的地區,進展深受攔阻。喜好掌控一切的領導,每當有人對他提出質疑時就覺得受到冒犯,又拒絕授權,因而造成分歧、失望、叛逃及耗竭。這些舉動,都洩漏出一種基本的錯誤觀念:以為教會是屬於自己的,因此,可以利用來作為獲取榮譽和地位的途徑。這種對領導的理解,來自他們的文化,而不是聖經的教導和典範模式。領導模式若不是植根於聖經的原則和價值觀,就可能導致一種「以數字來評估」的成就,卻不能使生命和群體產生真正的轉化

而新約聖經卻指出另一條途徑。當保羅和西拉去到腓立比時,來自推雅推喇(或今日土耳其的阿克希薩爾Akhisar)的呂底亞女士接待了他們(參考徒十六14)。她經營的事業是販賣紫色布匹;在當時的社會,這算是一種奢侈品。紫色染料是從海中大量的微生物提煉出來的,因此價格十分昂貴。當時的羅馬帝國,只有貴族才可以穿紫色外袍,以顯示他們的階級和地位。男士們無不競相爭逐各種地位,盼望有一日可以獲得這份榮耀,被授予頭銜,披上紫袍。保羅卻戲劇化地與眾不同;當他被捕時,本可因羅馬公民的身分而獲得保護,他卻甘願放棄這項特權,而受到鞭打和棍擊的羞辱(參考徒十六22)。他這是在效法主,因為上主「……不以自己與上帝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8)

這正是初期教會所期待的領導,他們不競相爭逐去穿上象徵權力、浮華和名聲的紫袍。相反地,他們放下紫袍,跟隨這位甘願白白將自己的榮耀擱置一旁的耶穌,為要受死於十字架─當時為奴隸所設的、最羞辱的刑罰。耶穌卑微地死在十字架上,給人類帶來救恩;保羅卑微地受鞭笞,在腓立比立下教會的根基;當今日的基督教領袖學習卑微自己時,就能為教會帶來生命

我相信,僕人領導的聖經根基,能使這段信息在普世各地都適用。我和妻子蓮娜這四十年來,很享受在中東民間回味無窮的服事,與幾位聖徒的珍貴情誼,也帶給我們許多祝福;但目睹一些有才幹又熱心的教會領袖,因誤解又誤用了被託付給他們的權柄,而產生許多的傷害和痛苦,這也令我們痛心不已。我們在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工作的同仁都已確認:許多有發展潛力的新嘗試,因領袖的濫權,已經變得沉滯不前,甚至毀壞不堪。至於我目前所在的西方社會,當牧者受到企業模式的影響,努力推動自己的異象,想達到令人咋舌的成效,卻賭上個人的軟弱和群體的生命時,教會承受到最大的損害和痛苦。這些聖經原則,甚至適用於世間的企業和教育工作。有朋友告訴我,許多有天賦的員工,會轉到別家公司,普遍的共同因素就是,對上司感到不滿和心生氣餒。

失能、有害的領導模式,所衍生的問題處處可見,而新約聖經中,耶穌和保羅的榜樣所提供的解方,則可以適用於每一種文化這些解方,指引出一種與文化相抗衡的領導學,它可以改變文化,創造出一種群體,見證在地上所實現的上帝國度。

(摘錄自《放下紫袍》〈前言〉,台灣OM世界福音動員會出版)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歡迎分享

Your Order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