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工作就只是每日的勞碌?

我們在工作中的問題是與我們自己的罪有關,並且或多或少與他人的罪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