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採取行動

文 / 湯尼 ‧ 史多茲福斯,《教練的心——基督徒教練的原則、技能與心志》作者


「你知道嗎?說到車庫就讓我想到車子,這是真的讓我很心煩的另一個亂源。後車箱塞滿了應該載到某處, 卻老是被我們忘記的東西,或是我們從沙灘帶回家,卻從不拿出來的東西,它從雷根總統時代就沒清洗過, 還有,車地板都是我老公每次去麥當勞的紀念品。」

「妳要怎麼做使車子之後都保持乾淨呢?」

「嗯……我可以直接動手把它清乾淨―但是大概只能維持一週,或者我可以叫孩子把這當成例行家務, 應該行得通。」

「妳還能做些什麼呢?」

「老實說,最大的兩名主犯就是鮑伯和我,如果鮑伯不再把他的垃圾丟在地上,那就會很不一樣了。」

「那要怎麼讓這件事發生呢?」

「我可以不停對他嘮叨這件事,」康妮笑了:「或是他每丟一次垃圾我就罰他錢,如果我可以讓他承諾把東西丟掉就好了……他就是不會去想這件事,他需要某種提醒―也許在儀表板上放個牌子會有幫助。」

「嗯,妳剛說自己也是問題的一部分……」

「是啊,」康妮嘆了口氣,「後車廂那一大堆廢棄物是我的,我有好幾袋衣服放在裡面,我想說如果路過救世軍的話可以捐給他們,但是我從來沒機會。鮑伯一直叫我把它們全部丟掉,但這樣很浪費。我想這件事我得去處理好,不然就索性丟掉。」

「康妮,聽起來妳有非常多好的選項,妳提到可以自己清理、要孩子們當成家事來做、在車子丟垃圾就罰錢、放字條提醒鮑伯,還有把後車廂的東西丟掉。妳認為哪個選項能發揮最大的作用?」

「這……總得有人清理車子,我想那人就是比利。 我要停止把東西塞到車廂,我也會想一些方法來提醒鮑伯清理自己的垃圾。」

「聽起來妳有解決方案了。讓我們最後確認一下,妳提到要比利清理車子,想出一個行動步驟吧。」

「好的,禮拜三前我會跟比利說,然後把這個放在他的家事清單裡,這週六他就可以進行第一次清理 了。」

「那妳要怎麼處理後車廂?」

「好的,」康妮嘆氣:「我答應這星期就會把那些東西拿給救世軍。」

「妳聽起來沒什麼幹勁,什麼能幫妳完成這步驟?」

「我會告訴鮑伯,如果我週五沒把東西載去的話, 他就可以把它們扔掉,他可以週六早上七點去檢查,如果我忘了,他就可以開心的把那些東西全部丟進垃圾箱裡。」

「好―那鮑伯呢?」

「我得讓他記住,但是我想儀表上的小紙條是沒什麼用的,你知道,他在開車時連自己小孩的名字都會忘記。」「你知道嗎!」康妮眼睛一亮:「如果我放個小垃圾袋在那可能會有用,這可以讓他有個地方丟東西, 不再往地上扔,而且比利每次清理車子時也可以把這袋垃圾丟掉。」

「這是妳想要採取的步驟嗎?」

「是的!我今晚就跟鮑伯說。」


小結

在這個教練會談中,出現了清理車子這樣的附帶問題。既然這是當事人主要目標(使房子變整潔)裡面比較小的挑戰,教練選擇略過教練漏斗的上半部,而直接進入使用G.E.T.模型來建立行動。

即使你正在解決問題,教練的主要工具仍是聆聽和提問

留意教練整個過程都採用了聆聽及提問的方法,教練解決問題的方法是要運用當事人自己的洞見及能力,去發展出有效的解決方案。 這個對話中,所有的選項及步驟都來自於當事人,而教練的提問,協助了當事人有條理的分析她的情況,最後達成一個具體的行動計畫, 過程中,當事人做了所有的思考部分。也請注意教練對這個情境的了解得非常之少,但他仍然能幫助當事人發展出一個絕佳的解決方案。 教練的方法著重於教練相信當事人的能力和洞見,因為教練不需對所有細節抽絲剝繭,所以可以快速有效率的處理問題。

這個案例也是個好例子,說明當事人在解決問題時發揮了創造力。教練可能都想不出這樣的解決方案,因為當事人對這個問題有更多資訊及經驗,康妮發展出的解決方案切合鮑伯的特質、還有她家中的家務安排、孩子的年紀和能力,還有康妮和先生的互動模式。一般而言,當事人發展出的解決方案是最有效的,因為:

.它會自然符合當事人的人格特質和能力

.能對情況有更深入的了解

.當事人對自己發展的解決方案有比較高的接受度

(摘錄自《教練的心:基督徒教練的原則、技能與心志》,天恩出版)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歡迎分享

Your Order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