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教練情境2:以當事人為中心

文 / 湯尼 ‧ 史多茲福斯,《教練的心——基督徒教練的原則、技能與心志》作者


教練和大部分的事奉截然不同的地方,在於它是由當事人的洞察為主導。

診斷的傲慢心態

我教練他人的這些年,我學到一件發人深省的事情,那就是我根本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厲害,有辦法辨識出神在一個人生命中的想法。當我開始真正聆聽他人時,我才發現自己在這方面有多差。當一個人來找我幫忙時,我的確會聆聽個幾分鐘。但是往往交談才剛開始,我就開始推演這當中的問題是什麼,又該如何處理。當對方還在說話時,我就自行在腦海裡整理這個問題的處理策略,一旦我有了解決方案,我就越來越少專注聆聽對方的心聲,而越來越多想要確認我預設的結論——還有盤算著怎麼將這個對話引導到我的答案來。

我們在事奉時容易有個觀念,就是認為我們的洞察能讓我們快速診斷出他人的難題,並可立即給出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在這樣的思維下,若是我們越成熟或越「屬靈」,就能越快、越精準的介入幫忙。好像只要人們願意遵循我們屬神的意見,並聚焦在我們提醒他們的重要議題上,他們就能活出得勝的生命。我們確實應該熱切追求智慧和分辨能力的成長,但這是我們該運用它們的方式嗎?

自從十多年前我女兒出生後,我就深受睡眠失調的困擾,我好像從那之後就沒有好好睡過一覺。我試過紓壓、改變飲食、運動、看醫生、香草療法、戴耳塞、禱告、經文宣告、默想、按摩、買一個一千美元的床墊——什麼都試過了。經過多年祈求,神醫治了我,我漸漸開始明白,我服事的能力大多來自我與疲勞的長期掙扎。我很了解那種感覺,你試著要改變,但你僅有的力氣只能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諷刺的是,無法入睡竟變成神給我最大的禮物之一,我曾猜想,當保羅說他身上有根刺時,是否也是類似的經驗。當他將他的軟弱視為禮物時,他開始了解,當他覺得自己最無力勝任時,正是神的力量全然彰顯在他身上的時候

我經常在公開場合分享自己的睡眠問題,來促進真實的氛圍。我分享這件事不是要尋求幫助——我只是想敞開自己,邀請他人與我坦誠相待。但是不可避免的,總有人會來找我說,只要我服了這種維他命,或是說了那個特別的禱告,或是數數羊(沒錯!真的有人建議我這麼做!)——換句話說,只要我做了那些曾對他們有效的事情,我的問題也會立刻煙消雲散,我還真希望事情就那麼簡單!

想在兩分鐘內診斷出一個人掙扎了十年的問題,這是傲慢的心態。我們是否在表達這個人太被動、太懶散,連想個辦法都不想?或是我們的靈命比較成熟,所以一眼就可以看透他們多年來問題的所在?這種「自視甚高」在服事中是很常見的心態。

我喜愛教練的一點,就是它是「以當事人為中心」。這種與人一起共事的方式,能尊榮他們自己也有能力去聆聽神的聲音。教練和大部分的事奉截然不同的地方,在於它是由當事人的洞察為主導。它是由當事人訂下議程並解決問題,不是教練(見圖5)。

圖5


擁有最多資訊、權柄、責任、投入的人,神最先告知的人,並不是教練!相較於教練,當事人對於自己的生命具有更多資訊和投入,因此讓當事人設定議程是再自然不過了。教練不會主導他們的當事人,相反的,他們幫助當事人成功的主導自己。

讓當事人主導

這種以當事人為中心的方式,是教練價值預料中的發展。教練主要奠基於「內在動機」,成長和改變的最大障礙是動機,不是資訊。你可以提出很厲害的想法,幫助當事人的生命更加美好,但如果這人不想做這樣的改變,這個提議完全是浪費時間。讓人們最有動力的,是去執行自己的計畫和想法。因此,如果你想要有最大的成長,就要讓人們設定自己的計畫,因為那才是他們動機最強的地方。

當我在進行教練會談時,我不會花任何時間去分辨應該著手在哪個問題。我相信神可以鞭策這個當事人,使他去進行祂要他們努力的事。而且我相信如果這個當事人沒注意到,神會巧妙的安排他們的境遇,使得這個重要議題浮出檯面。這不代表我是被動的,或是從來不挑戰當事人,這只代表我讓神和當事人帶領這整個過程。

(摘錄自《教練的心:基督徒教練的原則、技能與心志》,〈第9章  當事人的議程〉,天恩出版)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歡迎分享

Your Order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