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聆聽 ─ 好奇還是診斷

文 / 湯尼 ‧ 史多茲福斯,《教練的心——基督徒教練的原則、技能與心志》作者


在我的教練訓練中,回家功課就是……當別人談到他們生命中寶貴的事情時,要聆聽,然後做出評估。我對我太太做這個練習……結婚二十三年了,她第一次開始真正告訴我她心裡在想什麼。她告訴我她過去的生命,年輕的歲月、糟糕的父親,都是很私人的事情。她非常的誠實―這好像我與她屬靈層面的第一次相遇。就像是兩瓶水互相注入彼此的瓶身,這個經驗太棒了―她無比開心。我了解到,二十三年婚姻中,我從來沒有好好去聆聽……(學習聆聽)是一份來自於神的恩賜!──牧師

最近,馬可跟我聊到他在咖啡廳裡,偶然聽到隔壁桌父女的對話:「就是老爸對女兒的那套說教,『妳花了太多錢了、妳對學業不夠專心、還有……還有……』真令人痛心,其實她想要的不過就是父親可以問問她:『妳的人生目標是什麼?妳想要怎麼樣的人生?』他的聲音越來越大聲,而她含著眼淚―實在令人不忍目睹。我相信這位父親是真心為女兒好,但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做。」

如果你問這位父親該怎麼做才對,他可能會這樣回答:「如果她有好好『聽』我的話,事情就會好多了!」而如果你問這位女兒該改變什麼,她會毫無疑問的說:「為什麼他從來不『聽』我要什麼?」 他們正在交談,但是沒有人真的在聽

在我們文化中,人與人在生活中表達自己的想法,或是交換一些與個人無關的資訊,是很容易的事,我們鮮少和任何人有真實、親密的交談。多數的談話只不過是兩個獨白,當兩個人試著傳遞各自的想法時,就像夜晚的船隻擦肩而過(或者像高空中交錯的洲際飛彈)。上述案例的父親只不過在自說自話,他覺得他的方式才是對的,他只在乎自己的議程,不是他女兒的,因此他失去了真正被聽見的機會― 到最後可能連這份關係也會失去。

所有人都想要被聽見,我們渴望被接納、被認識、照著我們本來的樣貌被珍視,這份人類的渴求是如此強烈,以致當我們覺得另一個 人不接納我們時,我們非常難以接受他給的任何評論。我們是回應這個人,而不是回應他所提出的事實。

你是否曾經立刻回絕某個人的批評,之後卻隨即接受另一個人相同的責備呢?這當中唯一的差別就是後者是你的朋友,而前者不是。如果我們聽的能力取決於說話的是誰,那麼同樣的,我們改變的能力、創造力和生產力,也會因感受到周圍環境的支持,而得以發揮到極致。這引出了一個關於人類的有趣觀察:

對一個人表達出接納和信任,通常比指出他的錯誤,還能帶來更快的成長。

上述案例中的女兒,很可能不再理會她父親,除非她感受到他的接納。如果她持續受到毫無接納的評論,他們的關係可能會形成無法挽回的傷害―諷刺的是,這位父親原本是一片好意。

聆聽傳達出重視及接納。人們最能夠向那些重視並接納他們的人敞開,因此,學習深入、專注、直覺的聆聽,對於影響他人是絕對必要的。聆聽是改變生命一個強而有力的工具,因為它傳遞出的接納, 使人們得以自由的抓住信息本身,而不用擔憂傳遞訊息者和他們的關係。

聆聽的力量

聆聽是教練會談四個要素之首(見圖10)。每一段教練關係都是從聆聽開始的,惟有聆聽,才得以認識當事人是誰,以及他們心裡在想什麼。聆聽的行動為改變創造了絕佳的環境

圖10


茱莉幾個月前開始進行教練認證的程序,某天她分享了一個關於聆聽的神奇故事。每週四她和同事艾許麗,會在她們上班的咖啡店一起輪值晚班。有個傍晚,艾許麗說,她被生活弄得心煩意亂,非常沮喪、恐懼,後來,醫生要她開始服藥。身為單親媽媽,她永遠都沒辦法把事情做完、帳單堆積如山,而她的小女兒也在學校不斷惹事生非。

「她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覺得自己快瘋了,日子沒有任何希望。」茱莉回想著。「艾許麗曾是個基督徒,但她現在不再與神同行 了,她告訴我:『我覺得神不會要我,我不跟祂說話,因為我覺得祂也不會想聽我說些什麼。』」

「我們曾經在課堂上討論過教練」茱莉回憶道:「所以,我當時就站在那兒想:『這些教練的東西―你是怎麼做到的?』我腦海中湧現許多的建議,但是我必須忍住不說,因為我想要試試這個新的教練……過去幾個月來,我一直試著給她一些聖經教導的建議,但是什麼都沒改變。」

當茱莉和艾許麗在清理濃縮咖啡機時,艾許麗開始說了一些她的狀況,而茱莉就只是聆聽,當艾許麗將心事都說出來之後,接著是一陣沉默。「一開始我不知道要說什麼,但是我終於跟她說:『我知道神要對妳說話,當祂對妳說話時,妳會聽見祂的聲音的。』」茱莉回憶道:「然後我也沉默下來―我不知道還能說什麼。」

「當我只是聆聽而沒有給任何建議時,我覺得自己好無能―我覺得自己什麼也沒幫到她。只是信靠神會做些什麼,這感覺有點蠢, 但是,當我不再給她任何意見時,氣氛變得不同了,艾許麗更加坦白、更願意接受,也更冷靜了―她好像卸下了心防。之前,當我試著跟她談到神時,我看到的不是這樣―那時她比較想爭辯。」

一週內,艾許麗都沒再提起過那次的交談,但下個週四,當她們獨處時,她主動提起:「茱莉,我應該告訴妳,妳記得上次我們聊的,就是我覺得生活有多糟的那次?嗯,隔天早上,我爬到我們公寓後面的山丘頂上,然後我說:『上帝啊,我很抱歉,我一直很害怕跟祢說話,但是我現在真的好需要祢。』―然後祂對我說話了!從那時候開始,每件事都完全不同了!」

艾許麗現在笑了,她和孩子們的關係改變了,她的態度截然不同,甚至工作表現也大幅提升。茱莉甚至聽到她跟其他同事分享基督,這一切的發生都只是因為有人聆聽並相信她

(摘錄自《教練的心:基督徒教練的原則、技能與心志》,天恩出版)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歡迎分享

Your Order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