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掉你的鞋子. 事工類

神能使用微小的事來達成祂偉大的目的。
  這國家的政治不穩定,世俗化的左翼人士與保守的右翼極端主義者之間常有衝突,晚上我們不時聽到槍聲。


  有人為我們找到新居。我們喜歡這屋子,也懷著愉快心情去探訪新房東。根據中東的習俗,我們步入他家之前,先脫掉鞋子。當時我不太知道這個簡單舉動會成為我的美麗戴勝鳥,讓我早期生活有很好的適應。


  1980年10月,我們再次出發到土耳其。進入土耳其後,眼前的景象使我們驚訝,到處可見被宰的羊,發生了什麼事?後來我們逐漸明白過來,這是穆斯林世界的最大宗教節期,而當天是宰牲節(Kurban Bayrami,又名古爾邦節)首日,宰羊獻祭是為記念神預備了一隻公羊來代替亞伯拉罕的兒子。我們何等渴望告訴他們,耶穌就是神所預備的羔羊,為要除去世人的罪。


  但這可不是容易的事,我其中一樣最大的困難是語言問題,不但要學習講土耳其語,還要像土耳其人那樣思考,那對我來說,好像是倒轉過來的。(譯注:土耳其的語法與英語不同,有些在次序上與英語剛好相反。)在課堂上,大量語法灌入我們的大腦裡,又有很多書本和錄音帶的練習,以及不懂得如何才能幫助我們的語言助教。朱利安靠著他的語言天分和對學習的熱愛,一年時間就學習有成,足以在我們家開展的團契聚會中禱告和講道。


  學習語言成為我的重擔,簡直是在熄滅我裡面的聖靈。我細想之下,發現這重擔充滿各樣的指控,包括:「如果妳真的愛神,妳會更加努力學習。」「如果妳真的愛這些人,妳就會學會他們的語言。」


  挫敗感幾乎把我壓倒了。幸好有一次參加特會時,我們遇到一對有趣的夫婦,他們是湯姆和伊麗莎白(Tom & Elizabeth Brewster)。湯姆開創了一種名叫「實用語言學習法」(Language Acquisition Made Practical),簡稱「LAMP」。聽他解說時,我感到內心燃起希望,同時抓緊他的口號不放:「學習語言需要在意關係和服事。」


  這顯然是對的,關係肯定是關鍵,我便開始明白問題所在了。我從來都是個愛說話的人,不是好的聆聽者,但這對友誼有重大的影響,也是學習外語的關鍵。簡單地說,差勁的聆聽者是差勁的語言學生!現在是讓神來訓練我感官的機會,幫助我更好地建立友誼。


  以前我是這樣想的,當我認識土耳其語,我就可以開始「事奉」,可以服侍神。但當我明白「事奉」是讓基督的愛通過我感動別人時,這為我帶來釋放。我決心讓神藉著我的微笑、招手、觸碰、擁抱和我能夠說出的話,將祂的愛帶給土耳其人。誠然,我不可能完全掌握語言和文化的知識,我只是學生,而且一直都會是。這個新角色讓我興奮,在每段關係中,我會謙卑地聆聽和學習。或許就是這樣,人們會遇見耶穌。


  初期幾年,神教導我成為一個謙虛的學生。雖然我來這裡是作傳講和教導的,但在過程中,自己卻需要有很多的學習。現在當我探望朋友,在門外脫掉鞋子時,這動作使我意識到謙卑這不單是為了避免弄髒主人家的地毯,而是表達「這是屬於你的地方,我只是輕步而來,我將自己的權力象徵留在外面」。當主人家給我穿上像她那樣的拖鞋,我就明白她的意思是:「我的家就是你的家,歡迎你。」
* 本文摘自天恩出版《你將看見戴勝鳥》,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