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願意饒恕,害怕的是「重溫過去」

文/查爾斯.F.芬克三世,《當我們饒恕時》作者

想要避免重溫甚至回想起過去的痛苦,是可以理解的。

神創造我們,有機制來應對創傷和痛苦的經歷。在經歷極大的創傷時,我們可能會忘記或遠離實際情況。甚至當我們的身體受傷時,都可能要到隔天才會完全感受到生理性疼痛。

幾年前,我摔斷了三根肋骨,在我受到直接衝擊後的隔一天,我才意識到自己傷得有多重。情緒創傷和這很像,一開始可能會因為震驚、否認和解離而感到麻木,並以此作為應對痛苦的方式。

但這種應對方式無法去除創傷的長期影響。當我們決定饒恕時,我們正有違本性地同意,勇敢進入迴避多年的領域。作為孩子,我們可能會被教導要忽略或不理會痛苦(如「男兒有淚不輕彈」、「你已經長大了,別哭了」),彷彿只要簡單地忽略我們痛苦的經歷,就永遠不用處理它們。

但事實上,許多被我們放逐到過去的事件,並沒有真的留在過去─它們仍持續影響我們的關係和日常生活。



爸爸沒有忽略我,對不對?

凱蒂斯來參加為期一週的諮商,她的丈夫沒有一起來。她抱怨她的丈夫,在財務上雖然給她充足的供應,卻「總是」不在她身邊。他有太多工作,對他來說,工作比她更重要。她「覺得」既孤單又憤怒。

凱蒂斯來自一個父母「已婚」超過五十年的家庭。她認為她的童年生活是「開心的」,原因是她從未被性侵或家暴。當我們探索她的成長背景時,她分享說:「媽媽會喝很多酒,但不至於喝到不省人事」 ─ 合理化情況不算太糟。 但有一次,凱蒂斯透露,媽媽會批評她生活的幾乎每一個方面。她會取笑凱蒂斯的穿著、朋友,甚至批評她走路的方式。

凱蒂斯的父親是個刻苦工作的人,他擁有一間非常成功的公司,很好地供應這個家庭在物質上的需要。凱蒂斯非常以他為榮,也非常愛他。他是個溫柔的人,凱蒂斯記得,小時候爸爸會在睡前讀床邊故事給她聽。

當我問她,父親如何處理母親酗酒的問題時,凱蒂斯開始覺得不太舒服

我知道她不想談論父親如何處理這些狀況,或更準確地說,父親如何「沒」處理這些情況。當凱蒂斯解釋說,她父親常常不在家,而是在「非常努力」工作時,我能看見,她正在保護父親,不讓他在這個狀況中承擔任何責任。

接著,我問了一個非常直接的問題:「為什麼妳的父親沒有保護妳,讓妳不被媽媽傷害呢?」

凱蒂斯不耐煩地回答:「我告訴過你,他常常不在家!」她安靜了一段時間,思索我的問題與自己的回應,然後憤怒地說:「你憑什麼暗示我父親不關心我?我父親愛我!」

我安靜地坐著。凱蒂斯站起身告訴我,我不該暗示她父親忽略她。但從我提出剛才的問題之後,我就沒有說過任何話。當我問她「忽略」這個詞是從哪裡來的時候,她忽然說:「是我丈夫忽略我,不是我父親!」當她聽見自己的回答時,她的聲音逐漸低落。

此時,凱蒂斯的態度整個都變了,她的臉變得柔和,眼中充滿淚水,輕聲說:「爸爸沒有忽略我,對不對?」她坐下來,開始哭泣。

凱蒂斯很好地隱藏自己的現實狀況和保護父親,不想承認他在自己生命中的缺席是痛苦和傷痛的。從母親而來的冒犯更容易被辨認,或用責怪和論斷來回應,毒根也更容易被發現。但是辨認出來自父親的傷害則困難得多。

她後來承認,她的丈夫其實是個好人,不時也會追求她,但她將自己難以言喻的孤獨感歸咎於現況,並指責自己的丈夫。凱蒂斯想從童年糟糕的痛苦中保護自己,卻不知道自己的婚姻正受到多年前往事的影響。

當這些被揭露之後,我們就能將父母與她的痛苦、創傷連結在一起,並將這些痛苦與現在和丈夫間的問題分開來。在幾段充滿禱告與淚水的服事之後,凱蒂斯能夠承認父親忽略她,這讓她能夠饒恕父親和母親,也求神饒恕她長久以來藏在心裡的毒根

和丈夫分享這些啟示也讓凱蒂斯很大地得著釋放,她也發現,丈夫對她的需要越來越敏銳。現在,凱蒂斯能夠不帶偏見地看待丈夫的缺點,並用愛的方式去面對,也能看見和欣賞他的才華與能力。她不再需要逃避童年的痛苦回憶。

(本文摘自《當我們饒恕時》推薦文)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歡迎分享

Your Order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購物車內沒有任何商品。

 
用 閱 讀 搭 起 您 與 上 帝 的 天 梯

成為你一輩子的

閱讀小凳子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訂閱每週的悅讀精選好書不漏接 

 
還沒有註冊嗎?

註冊首購

滿500再折3%  滿988以上折5%

滿500元購物車享折扣、限天恩本版代理品項
用 閱 讀 搭 起 您 與 上 帝 的 天 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