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恕為什麼這麼難?

文/查爾斯.F.芬克三世,《當我們饒恕時》作者

當我們被問到:自己是不是一個會饒恕的人?大多數人的回答都是肯定的。這個近乎反射的回答,源自我們相信自己應該成為一個「饒恕別人的人」,而沒有真的去思考自己是否如此。

當我們還是孩童時,我們被教導:饒恕是好的。大多數人真的相信饒恕是件好事,但只有少數人真的饒恕,即便我們嘴上說自己已經饒恕,但其實不盡然是如此。我們用很多的「想法」或「行為」來取代饒恕,但這些方式其實正在阻礙我們找到神想要賜給我們的醫治。

我們理解,而非饒恕

在一對一服事中,當我問對方是否為某事饒恕某人時,我通常會聽到這兩種回覆。第一種是:「什麼?我沒有。我沒有想過這件事。」

第二種回覆則是:「有⋯⋯」然後對方會解釋他如何理解所發生的事,像是:「畢竟他過得很辛苦,他不懂也是正常的。」或是「她有很多事要做,要養六個孩子。」

在這兩種情況中,真正的饒恕並沒有被考慮過,也沒有真正實現。比起選擇饒恕,這個需要犧牲和謙卑的過程,我們常常選擇更有吸引力﹑更容易理解和合理化的方式來替代。

想要了解自己或別人生命中發生的事,在本質上並不有害或有錯。事實上,這有助於得醫治的過程。能意識到哪些情況和因素會影響我們的生活,這是自然且恰當的。

在十架上,當耶穌說:「父啊,赦免(饒恕)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見路 23:34)祂示範了,理解是饒恕過程的一部分,但要注意,耶穌說的是「父啊,赦免(饒恕)他們!」而非「父啊,放過他們!」

與此同時,理解常常作為一個方便的手段,使我們能避免和迴避對傷害和創傷的認知過程(這個過程其實會使饒恕更有果效)。我們無法真正饒恕,除非我們承認冒犯對自己所造成的真實傷害,以及這些傷害確實需要被饒恕。當理解替代饒恕,甚至替代情緒表達時,真正的醫治無法發生。



你以為的饒恕,可能只是合理化和否認

傑森長年被父親家暴,直到他長大能離開家為止。他和我分享了他遭受肢體毆打和無情精神虐待的恐怖紀錄,他因為婚姻問題來找我諮商,但並未意識到自己心中對父親的苦毒。當我問他是否饒恕父親時,他回答:「我當然饒恕他了,你看看,他是個酒鬼,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能理解。」

傑森認為的饒恕,其實是合理化和否認。他把被父親虐待的痛苦,隱藏在拼命理解的渴望之下。他用理解作為藉口,來迴避更加困難,但卻能帶來生命的饒恕過程。這是在試圖逃避現實;逃避認識因創傷、傷害,以及由此而生的論斷所產生的痛苦。但這沒有用,至少效果並不持久。

雖然傑森「理解」他父親,但他未被注意到的傷害和創傷已經助長了他心中的怨恨、苦毒和論斷。由於這些問題未被解決也沒有出路,導致傑森同樣家暴自己的妻子,就像他曾被父親家暴一樣。

他所擁有的知識,對自己的怒氣和婚姻沒有幫助。只有知識還不夠。缺乏饒恕帶來的醫治,我們的生活會過得絕望和徒勞,注定重複毀滅性的模式。

耶穌來,是要更新我們的心思意念並醫治我們的心,幫助我們改變如何思考,並且教導我們如何饒恕。

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替代神所定義的饒恕。

(本文摘自《當我們饒恕時》推薦文)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歡迎分享

Your Order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購物車內沒有任何商品。

 
用 閱 讀 搭 起 您 與 上 帝 的 天 梯

成為你一輩子的

閱讀小凳子

喜歡我們的內容嗎?

訂閱每週的悅讀精選好書不漏接 

 
還沒有註冊嗎?

註冊首購

滿500再折3%  滿988以上折5%

滿500元購物車享折扣、限天恩本版代理品項
用 閱 讀 搭 起 您 與 上 帝 的 天 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