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欺哄的宗教改革家

 
文 / 德瑞克 & 法蘭絲瓦 ‧ 法蘭克(Derek & Françoise Frank ) ; 陸沛珩 譯
當我繼續探索,我發現加爾文身為一個傑出的學者,對於舊約有非常深刻的認識,他曾廢寢忘食地研讀希伯來原文,對以色列在歷史上的重要性也展現高度熱情,但是他的熱情僅止於此。這顯示,他忽略反猶主義的問題,並非因為疏忽或是缺乏興致關注,而是一個刻意的選擇。
 
事實上,從他部分言詞可以看出,加爾文認為猶太人的重要性已不可同日而語。當他比較溫和有禮的時候,他曾寫道:「我曾與許多猶太人大量地對話,我不曾在他們身上感受到一絲一毫的虔誠,或是真理和坦率——沒有!我在猶太人身上感受不到通情達理。」當他後來變得不是那麼有禮的時候,他寫道:「猶太人是墮落並且硬頸的,他們只配在逼迫之中被無窮盡的逼迫,沒有限制的逼迫。或是,他們應該死在自己的悲哀裡,不受到任何人的同情。」當加爾文講到羅馬書十一章26節「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的時候,他很決斷地表示:「這裡說的上帝的以色列,就是保羅說的教會。」
 
加爾文引用加拉太書六章16節,經文說到「上帝的以色列民」,透過這節經文,他更堅定自己的立場,他說:「有兩種人被稱為上帝的以色列民,一是偽裝的以色列——在世人眼前似乎是以色列民的,另一個就是上帝的以色列民。」所以我毫不懷疑,面對那些應該「歸併到我們這一邊」的猶太人,加爾文跟路德的觀點是一致的。
 
對加爾文而言,猶太人仍是「上帝揀選的國家」的這個概念,現在只不過是一個說法;也就是說,上帝已經將祂的諸約與應許轉移給了制度化教會,而這個教會成了「新改良版的」以色列。
 
路德在後來的言論中提到,這個意思就是:既然猶太人拒絕耶穌,「唯一為他們留存的,就是聖經中提到的咒詛而沒有任何一個祝福。」制度化教會已取代以色列的信息,後來被編織進入這個被恢復的福音中。由於宗教改革如此大幅度地改善人們的生活,宗教改革中猶太人應受咒詛的觀念也被普遍接受,沒有人有任何理由起身駁斥這個想法。當這個訊息在制度化教會中一代一代地傳遞下去,謊言逐漸以真理的姿態出現。
 
然而,我知道加爾文和路德的立場並不是真理的絕對保證,他們兩位可能都被陰險地欺哄了。若真如此,這個謊言在傳承給我們的福音中,放下了一條嚴重的斷層線。這是否就是我正在尋找的宗教改革中尚未完成的部分?(註:詳見本書完整內容,以免斷章致誤解)
 
 
 
小組討論
 
1. 羅馬書說,教會要插枝回到猶太根源,然而部分基督徒認為「猶太人要歸併過來基督教」,你認為呢?為什麼?
 
2. 長久面對「殺害耶穌的指責和控告」,你覺得這會如何影響猶太人對耶穌和基督教信仰的觀感?

(本文摘自天恩出版《逃離大騙局》,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作者簡介】

德瑞克 & 法蘭絲瓦 ‧ 法蘭克(Derek & Françoise Frank )
於1980年初相遇於耶路撒冷,自此,他們展開了一個夥伴關係,進入一個三十年的牧養事工;至終,他們成立「咆哮獅子製作公司」(Roaring Lion Productions)。這是一個 獨特的多媒體公司,專門教導外邦人和猶太人關於基督教信仰的猶太根源,以及以色列在上帝救贖計畫中的重要性。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