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掉受害者或加害者的「有色眼鏡」,親近真理的父神

文/唐娜‧締司爾法(Dawna De Silva)&泰瑞莎‧力普哲(Teresa Liebscher),《SOZO:救恩、醫治與釋放》作者

很多信徒能領受耶穌基督的犧牲,卻無法與父神和聖靈建立關係。伯特利教會的財務長史帝文‧締司爾法(Stephen De Silva)說:「很多基督徒因為恐懼、懷疑和不安全感,止步於耶穌的那道門。當他們這樣做,就失去了與父神連結的機會。」

與父神的關係,擊破孤兒的靈

在如今這個充斥著孤兒的靈的世界裡,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那些在父親缺席或與父親關係緊張的環境中長大的人,往往會與生俱來地相信他們是迷惘和孤獨的,而且他們需要藉由表現來獲得愛與認可。當他們照著這些信念行動時,就扭曲了基督賜能力的信息。

一個不知道神是一位無敵愛我們的父親的人,通常他們會很難相信神的「保護」與「供應」,也很難領受從神而來的「位分」。

那些忽視與聖靈關係的人,也拒絕了自己能獲得的「餵養」、「引導」與「安慰」的禮物。當我們沒有讓神來滿足這些需要,我們靈魂體的健康就會受到阻礙。

破除這樣的孤兒的靈是SOZO服事的主要目標之一,透過與神的三個位格恢復關係,可以確保孤兒的靈能被打破。如果SOZO服事者能幫助人們和神的三個位格分別連結,這些攔阻我們活出滿有能力生命的恐懼就會被汰換掉。

美國加州雷汀伯特利教會(Bethel Church)的主任牧師比爾‧強生指出:「只要一次與神相遇的經歷,就可以改變恐懼在一個人生命中所做的一切工作,因為神的心就是如此良善。」

在一次SOZO培訓中,唐娜為一位女士禱告,使她能與父神連結。一位坐在後排,名叫吉姆的男士開始哭泣。吉姆之所以來參加這場培訓,是因為他參加的週末匿名戒酒會要求他來。他和一群朋友騎著摩托車,他的手臂肌肉有籃球那麼大,上面布滿了象徵邪教的刺青。當唐娜為那位女士禱告完之後,她注意到吉姆哭了,便問他發生了什麼事。

吉姆回答她:「和耶穌的這部分我已經搞定了,我愛祂,我也知道祂愛我。但是和父神有關的這些事,我完全搞不懂你在說什麼。」「所以,」唐娜說:「你覺得跟耶穌在一起很安全?」「我們很好,」吉姆說:「但跟父神有關的這些東西太不合理了。」

「你願意請耶穌帶你去父神那裡嗎?」

「我試試看。」吉姆說,然後閉上了眼睛。

「跟著我重複一遍:『耶穌,請祢帶我到父神那裡去。』」

做完這個禱告之後,吉姆護住自己的臉,像是要避免被打到一樣。

看見他這樣做,唐娜湊到他耳邊,對吉姆輕聲說道:「父神永遠都不會打你。」

聽到這句話,吉姆癱了下去,啜泣著,他把腿縮到胸前,做出像胎兒一樣的姿勢。唐娜察覺到這可能是邪靈的彰顯,她跪在他身旁,問他這是好的或是壞的哭泣。吉姆呻吟著,承認道:「是父神在抱著我。」

這時,唐娜命令所有與魔鬼的沾染,包括憤怒、仇恨、虐待和恐懼,從吉姆的思想模式中離開。當吉姆平靜下來時,他有生以來第一次體驗到從父親而來的安全感。

在遇見神之後,吉姆整個人都變了。如今他有能力,能把自己看作是一位被愛、被保護的兒子,而不再是一生背負著謊言的孤兒。

當他還是個孩子時,他從未體驗過這種感覺。在那之後,吉姆透露,他的父親還在時,會毫不留情地打他,直到他十六歲逃家,他才感受到一點點的自由。一直到他現在四十多歲了,吉姆才經歷到生命的「重塑」。父神無條件的愛向他顯明,並且他接受了這份愛。

不是所有與父神的交換都以此作結,有些人的創傷可能非常嚴重,他們需要更多與神相遇的經歷。在這種情況下,請記得,神的每個兒女在祂的時間點上都是很重要的。祂知道在什麼時刻、用什麼方式與我們相遇是最好的。

拿掉「有色眼鏡」

在青少年時期形塑的詮釋,會影響其他的關係。每個人對神和其他人的看法,會因為他們的生活經歷而有所偏差。在SOZO服事中,我們把這稱為透過「有色眼鏡」來看生活。

即使是一位成熟的基督徒,也可能會因為透過有色眼鏡來看生活而被蒙蔽。一個戴著受害者眼鏡的人,可能會把善意的舉動理解為對方正在操控或貶低他人。吉姆戴著的有色眼鏡就包括「神很可怕」的信念,如果沒有把這個想法挪去,他不可能把神看為安全的,再多的教導也無法除去這種懷疑。但是當這副「有色眼鏡」被暴露出來,且神的真理被啟示時,吉姆就能看見父神真正的心意。

想要打破被服事者的受害者心態或是加害者心態,意味著要引導他/她到知道真理的「那一位」那裡。

SOZO服事的過程中,他們可能會提出一些困難的問題,例如:「為什麼神允許壞事發生?」SOZO服事者們拒絕為這些最好留給神的問題提供解答,而是會幫助被服事者與神對話。在這些情境中,有色眼鏡會被暴露出來,並且用神的真理取而代之。

(摘自《SOZO:救恩、醫治與釋放》第三章「止步於耶穌這道門」)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歡迎分享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