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但以理或是沙發馬鈴薯?

文 / 湯尼 ‧ 史多茲福斯,《教練的心——基督徒教練的原則、技能與心志》作者


聖經中有個為自己負責的好例子出現在但以理書。猶太人犯罪導致被擄,但以理對此毫無個人責任,但是,當他了解過去發生的事情,他為同胞負起責任並且悔改。他採取主動,禁食禱告為了神的回應,且他也讓神塑造自己的個性。但以理也可以等其他人悔改、等祭司想出解決方法,或是讓其他君王來面對神,如果他這麼做,他就不會出現在聖經裡了。但以理為他的景況負責,當他這麼做時,神的力量就釋放了,並且一個徹底改變全國的蛻變就發生了。

今日的基督徒也面臨了相同的選擇:選擇被動,或選擇像但以理採取行動

有時,我們用屬靈術語把「被動」包裝起來,讓什麼都不 做聽起來也很棒:
「我還在等神為我開路。」
「如果神要我做,祂就會給我機會。」
「我還在尋找神要我做什麼。」
「如果我該那樣做,神會向我顯明的。」

禱告,完全沒問題!尋求神,當然很好!但是俗話說得好,「神可以引導移動的東西」。當你靜止不動,要祂介入就比較難了。通常真正的情況是,我們害怕做錯,所以除非神清楚指明這行動毫無風險,我們就不想採取行動,這是害怕對自己的生命負起責任。神在等我們像但以理那樣為自己的生命作主,並開始行動。即使神不需要我們的幫忙,就可以為我們做所有的事,但是為了我們跟祂的關係,祂選擇跟我們一起並肩做工。我們太常只是坐著等待神「為我們」成就一切事,但神卻遲遲沒有回應,因為祂的目標是要跟我們一起行動

負起責任
神要跟像但以理這樣♛起責任的人同工,並且要和他一起努力。祂不要靈性上的沙發馬鈴薯(耍廢),他們只會乾坐在那等神上演獨角戲。

神想和我們搭檔,也因為祂給了我們自由意志,要經過我們同意,神才會在祂的計畫中使用我們。祂不會強壓過我們,或是為我們做所有事情,我們需要為自己的命定負責,並和祂一同努力去完成。 責任感提問是教練幫助人們從被動模式,前進到積極負責態度的重要方法。


責任感提問

戴維是個地方教會的青年牧師,我在他們教會已經進行了幾個月的教練訓練。有一天,他分享了和麥可之間的問題。麥可是他領袖團隊的成人之一,他在戴維被聘來之前,就已經是領袖團隊的成員,而他對青年團契該是什麼樣子,比較接近上任青年牧師的想法,和戴維的做法則不大一致。當戴維開始承擔起他的職責,並執行他被聘雇來完成的委託時,麥可變得越來越有情緒。

在我們約定會談的前一週,事態變得嚴重,戴維發現麥可出現在長老會議,對青年團契的情況提出他的一面之詞,試圖讓戴維被解雇。不幸的是,當主任牧師站在戴維那一邊時,麥可這招反倒讓自己站不住腳。盛怒之下,麥可跑去青年小組大鬧一場,他憤怒地複述著對戴維的失望,還告訴這群青年他要離開教會,因為他覺得戴維的作為只是在控制,不符合聖經教導。

戴維來到我們的教練會談,對於自己的遭遇感到憤慨,他擔憂麥可在青年團契投下的震撼彈,也深信自己完全在對的一方,主任牧師不也站在他這邊嗎?

我看到不同的東西―這是他成長的機會。我曾經看過戴維在另一個事件中,他容易出狀況時怪罪他人,並辯解自己一點也沒有錯,這看起來是絕佳的機會教育。

「戴維,一個巴掌拍不響,你可以找出任何可能因你的行為,而導致這個決裂的原因嗎?」

「嗯……」他回答:「他這些行為令我非常受挫,他就是沒有自知之明,總是對一些小事大驚小怪,他不但沒有先找我溝通,還用很不恰當的方式,把所有情緒都丟到青年小組的聚會。有兩次,青年都被他搞得很不高興,我必須打斷他才能挽救這些聚會。我不知道― 也許,他生氣時,我就該預料到他會這麼做,應該試著先跟他溝通。 不過老實說,主任牧師也同意這是他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

「如果你想要阻止類似的事情發生,你會怎麼做?」

「絕大部分是因為他不隸屬於我的團隊,是上任青年牧師把他帶 入這個團隊的,不是我。如果重來一次的話,我會確認我的團隊都是我選的人。當團隊有不對的人,事情就一定會出錯。」

「讓我換個方式問這個問題,如果神再次把你放在相同的情況, 有麥可這樣的人在你身邊,『你自己』可以做什麼改變,讓這件事情不會破裂?」

「即使我改變了,我覺得我的問題只佔了5%,在這個情況下,神真正要處理的人是麥可,我是說,主任牧師和長老們都支持我―這件事情中我是對的一方,而他是那個把事情搞砸的人。」

「好,我們就暫且假設這件事情95%的問題出在麥可身上,讓我挑戰你這剩餘的5%。你可以說你是對的,而這是麥可的問題,然後事情就這樣過去了,你這麼做完全合理。或者,你也可以把這當成一個機會然後說:『神,我要祢對我的每一個旨意都成就―不要放過任何事情!就算我只有1%的責任,我也要改變這1%。』你想用哪種方式來處理這件事呢?」


責任感提問的類型

這個故事中,教練向戴維提出責任感問題。責任感提問挑戰當事人負起責任去改變現況,責任感提問有三種類型:

挑戰當事人負起責任:「你對這個問題需要付多少責任?」

挑戰當事人採取主動:「你可以做什麼使情況變得更好?」

挑戰當事人面對神:「神想透過這個情況,在你的個性中 塑造什麼?」

在這個故事中,這三類的責任感提問教練都使用了。

第一個是:「你可以找出任何可能因你的行為,而導致決裂的原因嗎?」鼓勵他對所發生的事情負起責任。

第二個問題:「如果你要防止類似的事情發生,你會做什麼?」 請戴維採取主動,他可以做什麼以確保將來有更好的結果?

最後一個問題挑戰他去面對神。即使你的責任只佔了極小的一部 分,神仍然可以用這部分來完善你。教練都相信,只要我們按著神的目的來想,生命中的每個問題、衝突或境遇,都是品格成長的契機。

「萬事都互相效力⋯⋯」(羅馬書八章28節),代表神可以使用每件事情來煉淨我們,使我們更像基督。

教練能如此有效推動改變的原因之一,就是它鼓勵人們對自己的境遇和未來負責。要改變我們的現況,萬無一失的唯一方式,就是對它負起責任,並主動做些什麼。只要我們仍在責怪他人、或在等組織改革、等老闆退休、等宗派高層來解決問題,那麼幾乎什麼事都不會發生。


練習14.8:責任感提問

想想你目前或是最近剛面對的一個衝突、或是人際關係上的難處,想出三個教練在你這種情況下會問的責任感問題。試著在每種類型(負責任、採取主動、面對神)都想一個。你現在已經為自己產出了三個提問,你會如何答覆這些問題呢?

(摘錄自《教練的心:基督徒教練的原則、技能與心志》,天恩出版)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歡迎分享

Your Order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回到頂端